杭州新闻

杭州飙车事件的罗生门

  

  25岁的谭卓走在斑马线上,一辆红色的三菱跑车飞驰而来。瞬间,他的身体飞向空中,生命戛然而止。

  直到那时,这还是一场普通交通事故的开局。然而,随着事态的发展,故事里和故事外云集的角色和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一场车祸,演变成了一起具有影响全国的公共舆论事件。

  肇事者胡斌,今年20岁,杭州师范大学体育系的大二学生。他喜欢追求极速的酣畅淋漓,是杭州开卡丁车速度最快的选手之一。

  事故发生后,据目击者描述,他“双手不停地盖着脸,不停地挤着前额,揉着眼睛,偶尔露出手指缝,看着外面的动静”。当时,胡斌会不会想到,这将是改变他人生的一次极速之旅。

  至少,他那些事后赶到现场的同伴们是不会想到的。在网络上公布的一张现场拍摄的照片里,面对这桩惨烈的车祸死亡事件,这些年轻人还在路边勾肩搭背,嘻嘻哈哈。

  而注定被彻底改变人生的,是谭卓和他的家人。这个湖南出生的阳光小伙,是家中的独子,2002年考入浙江大学信电系,2006年进入杭州依赛通信有限公司工作,正准备结婚。

  当晚,有网友将事故的经过和照片发在杭州本地人气最旺的论坛“19楼”上。接下去的几日里,在强大的人肉搜索下,胡斌和他的家人的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相继曝光。

  网友还从浙江高速违章信息查询网站上查到肇事车浙A608Z0的一则记录:2008年12月7日,这辆车曾以210公里的时速,狂飙在沪杭高速上。

  谭卓被撞后,浙大论坛流传出一封致杭州市市长的公开信,题为《天堂里没有车来车往?》。“我们所谓的休闲之都杭州不再安全,我们每次过马路买一瓶酱油也许都有生命之忧。这样的杭州,真的适宜我们居住吗?还是只适宜那些有跑车的贵族们嬉戏?”

  胡斌那辆火红、拉风的,同时车头变形、挡风玻璃碎裂的三菱EVO跑车,现在成了一道醒目的标签—很明显,有钱人才买得起这样的车。

  一时间,《富家子弟杭州飙车撞死人》的帖子,出现在了各个论坛上。时至今日,某网站新闻中心关于这一事件的专题,关注度已经达到了14万人次。许多的社会矛盾问题就这样被公开宣泄了出来,“富二代”、“漠视生命”……道德和法律的双重谴责,交织在一起。

  5月8日,杭州市交警部门在通报事故情况时提及,“根据当事人胡某及相关证人陈述,案发时肇事车辆速度为70公里/小时左右……”

  质疑声汹涌而来:70公里的车速,能不能把人撞飞5米高20米远?而这个“5米高20米远”的说法同时又被质疑,以至警方不得不紧急征集目击证人。

  “10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刹车到0大概需要35米,”玩赛车的韩寒在博客里代表了很多人的质疑,“(这辆)车撞到人以后过了50多米才停住,假设他当时全力刹车,那速度应该是在每小时120公里左右。”

  于是,在未经充分调查取证的基础上,交警部门抛出的“70公里”论断,显然无法让公众信服。

  而杭州本地的新闻媒体,在结束了事件的第一波报道后,因为“接到了有关部门的通知”,出现了“集体性静默”。就在人们期望有关部门能够尽早还原事件真相的关键时刻,权威信息发布却缺失了。

  5月8日晚,谭卓的同学、朋友、老师、同事捧着菊花点着蜡烛,出现在事发地点,为逝者默哀。因为有大量的浙大学生参加,现场聚集了上百人,场面颇为壮观。

  因为有各大网站的全力报道和追踪,谭卓之死演变成一起影响全国的公共事件。在信息来源和传播渠道越来越多元的时代,应对此类事件,杭州的相关政府部门在前期表现得相当迟钝。 直到5月11日晚,才向公众明确表示,“具体超速程度,还需要综合分析现场勘验、证人证言、影响资料、车辆鉴定等多方面因素”。

  当晚11点,事故发生后的第4天,那条谭卓生命中最后一刻走上的斑马线,又重新被围上了警戒线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汽车专家进行实地测量,整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多小时。

  参与调查的民警坦言,网络上的强烈反应和关注,尤其是针对交警的评论,令他们“很有压力”。

  5月11日下午,谭卓的父亲在浙大校内论坛上发帖表示,“谢绝校友们的捐款,感谢大家的关心,相信政府会公正处理”。毕竟,任何事情的解决要回到理性的轨道上来,公平和正义依然可以期待。

  而对于胡斌来说,他将面临的惩罚或许是一场严酷的人生拷问—就像韩寒说的,“如果一辈子都觉得在街上开快车很酷,我认为那个人就是脑残。”

  杭州市率先实施互联网实名制,去搜索一下关于杭州的这件案子,外地的网络很热闹,杭州的网络很“干净”。谢天谢地,只是杭州实行了实名制,全国还没有,否则,那位浙大毕业生的生命很可能就会被几捆人家可以当作消费的钞票给“摆平了”……

  君不见,现在只要出了关系到老百姓生命财产的大事,好多时候都可以被财大气粗的地方政府和权贵们用钱摆平?钱可以粉饰出“和谐”的气氛。而对于可怜的受害者,除了家属争取到几个钱之外,还能干什么?“用钱摆平”背后,是我们整个民族的道德沦丧和法律的形同虚设!

  我现在正在澳洲,杭州的富家子们车开得再快,践踏交通规则、大学生尸体和飙车,也冲不到这里,我们是安全的,孩子也是安全的。然而,朋友却提醒我,在国外也不是安全的。我这次在墨尔本接触的几位朋友正好都对墨尔本中国留学生了解颇深,中国到澳大利亚墨尔本来留学的,大多非富即贵。

  这些留学生的问题已经成为墨尔本当地的严重问题,无照驾驶、超速驾驶等等严重危害社会安全和他人生命安全的问题西方本来就有,然而如果以人口比例计算,墨尔本的中国留学生中违法乱纪的比例高得惊人。

  抛开澳洲等当地政府管理的失误,我们应该更多地自我反省,为什么我们一些富家子弟出来后学习马马虎虎,作奸犯科,无视社会规则,不顾道德标准?

  这些中国留学生出来后的第一感觉就是:哇,怎么没有人管我了?不错,到了西方国家,确实没有人管你了。这里的政府是服务的,连警察都是更多的保护好人而不是整天盯住坏人或者有些人认为的“坏人”。我们的小留学生在国内被管习惯了,到了海外却发现,没有人管了。

  在现代文明社会里,管理一个人不是某个机构或者某个人(包括家长)的主要责任,如何“管”一个人,应该包括两点:一是价值观的培养,也就是我一直推崇的核心价值观,二是法律的“管教”。如果说价值观在内心约束一个人,告诉他们什么可以做,那么法律则是更加严格地向他们展示什么不可以做,你做了就是犯罪,就要付出代价。

  而中国当今的学生恰恰在这两方面都缺失,尤其是一些富家子弟。在国内他们生活优裕,作奸犯科都可以靠父母的特权或者大把的金钱摆平,而他们受到的教育自然也和这个联系起来了:他们是权贵的后代,比一般老百姓高,有事也可以摆平。加上对人权和“以人为本”的教育基本上在中国的中小学课本中有点缺失。中国刚刚公布的《人权行动计划》则更是应该进入中小学课本,可惜,还没有!

  现在如果我们任凭这些没有核心价值观,蔑视法律的富二代到处随心所欲,我担心,不光是杭州的街道不再安全,今后还有温哥华的街道、墨尔本的街道和奥克兰的街道……